野花茶

温瑞安:

        *2017年8月下旬,温派于杭州进行活动及聚会,当时参与的交上多篇文稿,由于随后九月至十月,在北京继续活动频繁,新闻信息活动情况,交替发布。故而仍存着杭州聚会多篇文稿。今始将杭州聚会文续一发上,与众分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虽千万人吾往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:仇解恨

一、从辛弃疾说起

        词人似乎是南宋最不缺的几种人之一,一如千百年来,傲骨铮铮的文人是中国最不缺的人群之一。宋分南北,词别婉豪。婉约如易安,凄凄惨惨戚戚,道尽愁肠百结。(我们常惹得大哥愁绪纷飞,怨萦衷肠,小辈实在汗颜)豪放如东坡,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,听罢击节而歌。(击节而歌是昨天大哥的慨然之举,餐厅包间里,大哥教唱《神州社歌》歌至动情处,击案而歌,大嫂四哥五姐玉小飞们应声而和,“中华的荣光正在滋长发皇”,时空似有一股魔力,虽非亲历,但眼前总能看青春年少的大哥身穿功服,带领神州社的前辈们高声放歌,响遏行云。当日盛况未有影像资料,实在引以为憾事。)闲言莫绪了。南宋有横涉双轨者亦不在少数,稼轩之名,必然赫然在榜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,从武侠迷的角度出发,首先看见的稼轩不是词人,而是游侠,驰马纵横的游侠。昔日稼轩率五十人众袭击万人大军,着实可谓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。如此气概,那般文情,自是不愧孔门弟子。大哥言及昔日孔丘仗剑游历列国,已是儒侠气概,及至阳明先生以心学平国患,乃是将文人与侠客之和效发挥到极致,正是大哥所说的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。而这也正是大哥推崇稼轩,阳明先生的理由吧。而大哥自身又是文武双全,当是此脉相承。

二、青山遮不住

        自古山水相隔,观中华国土大略,逶迤江河总是会被高山阻断,当然,浩瀚如长江黄河自是一往直前。看大哥人生历程轨迹,又何尝不是常常被无名之山阻断,其中种种艰辛,大哥往往不愿提及。早年在台湾的往事,在香港开辟天地艰难,赶赴大陆的危险性。这些都不是因为大哥自身有何问题,只是因为那些我们认为是好人,善人,圣人的人从中作梗。涉及江湖往日辛密,不便书明,只是听不明真相之旁人言及时,总有拍案而起之冲动。除了成名之人的层层设卡,家贼也是“功不可没”,借大哥之名谋利尚是小事,更有甚者,捏造谣言,恶意中伤,如此下作无耻之行径,三岁稚童所不耻,大哥总是说对人性看得很通透,若不是早年经历如斯风雨,受那般“伤心小箭”,接这些“无情的暗器”,大哥今日又如何会熟知人性。

        只是可惜这些人费尽心思,妄图拆解温派,造成群龙无首之险象,却终是机关算尽枉负了卿卿性命(当然性命自是无忧的,只是姓名之事值得商榷。)大哥终究是大哥,万里关山横渡。爬满火蚁的红毛丹,口中信子摇摆的竹叶细蛇尚且不惧,会惧鼠辈乎?!天下大势如此,青山如何遮的住。

三、毕竟东流去

        百川聚海,万流汇洋。江水终是会冲破青山,东流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 看今日之杭城天翼之盛会,江流之势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 数十个海外国家之华人,数千篇文稿,优秀作品何止百里挑一,乃是千里挑一。微型武侠之名看似新兴,实则早在温公的作品中有所呈现。恕直言,以今日天翼之名,尚无此号召力。以温公之名,聚天下武侠文学之才。天翼此计,妙矣,妙哉!

        看今日获奖之作家,有花甲老人,有名校硕士,有职场巾帼,一等奖得主荒城更是携子前来。经历过风风雨雨,斗过牛鬼蛇神的桂老先生更是一上来就与大哥“斗年岁”,数位获奖者直言此次是首次写作武侠。何人敢言武侠没有未来,我们有多少武侠读者,就有多少武侠作者。何况我们有大哥这杆旗帜在前方引路,大哥已经引路多年,也引得顺风顺水,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    大哥对这些“年轻”的作家可谓是倾囊相授,告知他们要保持童贞才可以保持创作之源泉。要情怀不老方能遇挫不折,遇悲不伤。要经受住磨难,绝境之处见英雄。要他们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十步,七八十步。如此真心相告,当今文坛,谁会如此无私,提携后辈,温公也。大哥现场演绎最短的武侠小说,诗经《公无渡河》可谓精彩绝伦,震撼人心,行文至此,我要好好回味大哥的吟唱了,这就不能分享了,走也!

评论

热度(65)

  1. 配图君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皮皮虾的美丽故事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南北客爱吃东西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蓝十字娇美美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半个文化人的围裙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野花茶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